树霙

✌😄✌

列靖 追随 后

        列战英一颗心一辈子全耗给了萧景琰,甘之如饴,就怕哪天不能再咫尺追随。        
        萧景琰坐拥天下却只给了列战英一人全部的信任,心扉大敞,就怕哪天他会离他而去。        
        他们从来都知道对方是何等重要又是何等特殊的存在,珍贵到不敢想象,若是没了他,自己将是什么光景。        
        但他们花了一辈子的时间也没弄明白,这份重要这份特殊,到底是什么,到底意味着什么。        
        所以他们到死也不过是君臣,是兄弟,是挚友。         不过除此之外,他们还是对方最重要的人。        

        新帝登基,整饬朝纲,激浊扬清,朝野上下风气为之一变,力挽几十年来梁国颓势,多年夙兴夜寐忧思苦虑,终得大梁海清河晏,国泰民安。        
        萧景琰没有辜负任何人的期望,任何人。        
        从七皇子,到靖郡王,靖亲王,再到太子,最后到了皇帝,列战英始终守在萧景琰身边。        
        这几年下来,列战英也不再只是单单武人头脑,政事权谋,平衡利益,就算再不屑再不愿,也多多少少学会了些。        
        列战英住进了从前的靖王府,原本这里大多都是由他料理,如今成了这一方府邸的新主人,也没做什么修整,一切还是按原来样式,自己不增不减。        
        他也会隔三差五地在宫中留宿,有时是与皇上谈论政事商讨军情,有时会闲聊着各方趣事各地风俗,更多时候就只是备上两壶酒,举杯畅饮,想起什么说什么,想不起便什么也不说,喝累了喝醉了,便同榻而眠。         如今日日繁忙,身心劳碌,也只能借这种方式,力薄却执拗地想要保留着当年那颗心。     
       “殿下,现今形势已大好,您当可安心了。”        
       “我也有些乏了,如今所愿,只不过是余生皆得以如此与你共饮而已。”        
        没有外人时,列战英依然像以前一样唤他“殿下”,萧景琰也从不在他面前用那个天子专有的自称。        

        列战英官至大司马。        
        萧景琰自觉把他困在身边实在是委屈,尽管他知道对方心意澄明,还是尽己所能补偿。当然萧景琰其人绝不会任人唯亲,列战英能力如何他比谁都清楚,大司马也确实不负众望。       
        列战英也并不是余生都锁在了宫墙之内。萧景琰登基三四年的光景,西戎进犯边境,小股作战频频侵扰,虽然不是什么大规模战事,也没有对国之根基构成威胁,但屡屡犯我,百姓受苦,若不铲平,边境民心动荡。霓凰穆青镇守云南,聂锋夏冬夫妇戍卫北境,蒙挚一身武艺强则强已,但久别沙场,也非统帅之才,思来想去,萧景琰将兵符给了列战英。       
        其实朝中也并非没有其他人,萧景琰即位后,遴选天下人才,文臣武将皆有提拔,当年四面受敌朝中无将帅最后不得不由梅长苏一身枯骨披挂上阵的情况再也不会发生。何况此战并不艰险,后起之将也需要些历练,但萧景琰最终还是派了列战英。        
        大材小用了啊。       
        但列战英知道,与其说陛下是让他平定西戎,倒不如说是让他趁这个机会出去散散心,说实话,这几年下来,如临深渊如履薄冰,他也确实累了也憋坏了。      
        他还知道,如果可以,萧景琰一定是想带着他御驾亲征的。        
        但他不可以,他不能动。列战英能有机会出去散散心,萧景琰即使再累再乏,也得继续受着。        
        所以萧景琰头天晚上和列战英对饮时说了两句也不等他表态,隔天上朝时就将兵符交了出去,然后把列战英踢出了金陵。        
        列战英出去散心,也就等于带着萧景琰那份出去散心了。        
        萧景琰给列战英指派了几个后起武将做副将,还多带了几个新人,说是让他带着历练历练,其实也是不放心。刀剑无眼,有时不管你有通天的本事,该伤的还是得伤,萧景琰也就是希望多几个人护着他一下。        
        但不放心是少的,多数还是信任,列战英有多少本事他比谁都清楚。        
        列战英从列将军变成了列元帅。        
        出征那天,萧景琰站在城门上送他。他不愿与之前送别梅长苏时的情景联系起来。        
        这是第一次,萧景琰看着列战英的背影。        

        列战英走的时候将将开春,回来时第二年的夏天都快过了。        
        倒不是有什么变故,列战英也平平安安,一年多的时间除了军报外,私人的书信也不曾少了。只是西戎狡猾,主力分散,打了就跑,很容易就被他们吊着东奔西走陷入被动。列元帅终于用计重创敌军,主力基本消灭,但残余势力遍布西境化整为零,一不小心又会如潮水一般汇聚起来,想要彻底扫清也非易事。        
        列战英花了大半年才把扫尾工作做完,班师回朝时萧景琰给他备下的冰镇梅子酒都快过了季了。        
       “终于舍得回来了?”萧景琰眼角上挑。        
        列战英笑,“战英在外,归心似箭。”        
        从此列元帅绝少再被派外出公干了。        

       

        萧景琰最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高居九五之位,他也终于不再是耻于算计的靖王,有时也必须为了平衡大局做一些不愿做的事情,但他竭尽全力,在一次又一次的漩涡里紧紧拦着列战英,把他狠狠撇出去。 他萧景琰从来没有把列战英也算计进去,这是他最后咬牙保留下来的,靖王时的澄明之心。 列战英当然知道主君心思,他也当然不会袖手站立。朝上朝下, 明里暗里,萧景琰知道的地方不知道的地方,列战英默默帮他拔了多少钉子,扫了多少路障。
        这君臣二人,真是。把一切都看在眼里的蒙挚嘿嘿笑着。
        故人所剩无几,蒙挚是萧景琰为数不多能够信任的人,大统领当年跟着梅长苏看着萧景琰一步一步登上皇位,一点一点变成现在的样子,皇位左右,高处不胜寒,皇帝陛下心中孤涩,他也只能体会其中万一。
        但有列战英一直陪他左右,蒙挚多少也觉得欣慰。

        萧景琰贵为天子,后宫只有一后两妃,不论太后和大臣如何相劝,始终不肯再纳新。
        列大人则是终生未娶,独身一人直至终老。
        他们两人在一起的时间倒是比和家人还要多的多。
        这几乎都要把那层窗户纸给捅破了!
        但直到最后最后,这窗户纸还是明晃晃地亮在那里。
        旁观者清,连萧庭生看着都觉得憋屈。
        但他又觉得他们这样似乎也挺好,也就不多说多想了。

       
        萧景琰最后一句话还是说给列战英听的。
        皇帝从患病卧床,身边从没少了人服侍着,萧景琰估摸着身体情形,从容不迫地把事情一件一件交代好,幸而多年苦心经营朝野平静,这时候没出什么乱子,让他得以安安稳稳地走。
        最后几天,萧景琰见过了蒙挚庭生还有其他故人,一个一个都说了些掏心窝子的话,弥留之际他把所有人都赶了出去,身边只留下了列战英。
        那时皇帝陛下瘦得只剩下一副骨架了,列战英紧紧握着主君嶙峋的手,那双手已经没什么力气,那双眼睛却依然亮得晃人。
        他说:“战英,我这辈子运气实在是糟透了,但我到死都感激老天,把你给了我。”
        列战英微笑:“殿下,我以前说过,愿意终生追随你,现在我算是圆了誓了,但我却后悔了,”他两只手把萧景琰那只细瘦的手紧紧贴在胸口,坚定有力的心跳声透过皮肤骨骼一路传到萧景琰心里,“不论生死,不论今生来世,列战英永远追随萧景琰。”

       

        皇帝驾崩,新帝登基,平稳易位,国丧期后,朝堂稳定下来没几天,列战英在府上逝世。

        已是天子的萧庭生像先帝驾崩时那样痛哭。列战英下葬时,他把先帝极为珍视的一枚玉佩给列元帅当了随葬品。

        这枚玉佩被萧景琰送给了列战英,列战英后来一直随身带着,从不离身。

—全文完—

评论(28)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