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霙

✌😄✌

[列靖] 不见烽烟(序)

*列靖,清水
*中…长…?管他呢
*原剧开始前,琰宝宝只有战英小哥的时候
*没看过原著,图个乐呵,不要太认真…
*逻辑是什么?剧情是什么?文笔是什么?又不能吃~
*妥妥的he!

最后,我发现***这东西好萌啊~~

—————————————————————————————

        如果世间存在地狱的话,现在应该就是了吧。
        风雪如刀,刀刀割人心肠,漫天大雪中烈火不熄,火中冰雪,冰中毒火,慑人心魄间,喊杀声上彻烈空,刀剑入肉,如注的鲜血一股跟着一股,倒下的尸体一层堆着一层,呐喊,惨叫,恨意,残忍——直化作缕缕冤魂,让雪后天空激成了血一般的怖红色。
        这里,所有的正义,忠贞,良善,人伦,全都灰飞烟灭,只有无边无际的猜忌杀伐,黑暗绝望。
        这里,是曾经美漫的雪中奇胜,梅岭。

        萧景琰身在远处,仍似置身火海,却只木然地看着身边人手起刀落,热血喷洒溅在衣上。
        怎么了?
        这都是怎么了?
        “景琰!”   
        萧景琰骤然抬眼——
        小殊!
        面前人浑身浴血,脸上布满血污,只有一双眼睛清亮,成为这黑暗中唯一的光源,然而此时,这原本该明亮飞扬的眼睛,却盈满了惊惧——
        他惊,他惧,他怒,他不甘!
        他望着萧景琰,重伤在身,开口已经吃力,“景琰…救我…!” 
        “小殊!”萧景琰大骇,可刚才近在眼前的人却一下子又远在丈外,萧景琰慌乱之下飞奔而去,却见一把明晃晃的刀正赫然悬在浴血的人头顶。
        萧景琰正要喊他,眼前一晃,喊杀声渐远,又看到一个颀长人影,手捧一杯,侧向他而立。
        这人身着囚服,发髻凌乱,但依然掩不住浑身金玉之风,神贵之气。
        萧景琰张了张口,耳边传来刺耳语声:“祁王萧景禹,勾结赤焰军,意图谋反,罪无可赦,今、当、赐、死——”   
        囚衣之人骤然回头,直直望向萧景琰。
        “…皇长兄…!”
囚衣人抬起手中玉杯,仰头一饮而尽,这时,无边火海又出现,那一把明晃晃的刀,毫不留情地直劈下来。
        “不!!”

        “殿下…殿下!”
       皇长兄…小殊…
       不…皇长兄…小殊…!
       “殿下!殿下!”
       谁…谁的声音?
       谁在叫我?
       “殿下!快醒醒啊!”
       ——谁?!

        萧景琰蓦然睁开眼。没有火海,没有囚室,也没有林殊和祁王。
        这里是军营,自己的帐中。什么都没有。
        萧景琰轻喘着,一身冷汗。
        “殿下!”
        是列战英。
  
        列战英眼中有掩饰不住的担忧和心痛,“殿下是梦魇了,现在可好些了吗?”
        是梦魇…
        萧景琰疲惫地揉揉额角,望向列战英。
        这个时候,他不在自己帐里,是深夜不放心过来查看,还是一直没回去?
         刚才那只是个梦,再可怕也只是个梦,不碍事的。
         他对上列战英盈满了忧色的眸子,眉眼放柔了神态,“我无碍,战英——”他的嗓音沙哑着,“你快回去休息吧。”

评论(13)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