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霙

✌😄✌

[列靖] 不见烽烟(七)

耶耶耶看我多早多早~~

原创人物似乎是多了点,不过都是酱油啦不会有很多戏的~而且我保证原创人物绝对不会成为情敌!!
但是会成为助攻😏

————————

       北境现守将霍秉乾,与萧景琰及靖王军也算是老相识了,对他们一直以来的状况也颇为了解,这次靖王军再至,双方都很是轻车熟路,连多余的寒暄都减了不少。萧景琰和列战英从梅岭回来,队伍已经安排妥当,霍秉乾步履生风,径直将二人请进了帐。

        帐中案几上正摆着两坛酒,霍秉乾上前,一掌拍开封泥,酒香顿时溢满整个营帐。

        “靖王殿下,咱们也是许久不见了,前日听说您这两天要过来,便一早备下些薄酒,咱们这也算久别重逢,喝点酒不过分吧?”

        萧景琰并不是个很善于饮酒的人,也不爱酒,在京时疏于应酬,也从没注意过这事,但他们确实一别多年,再聚首心中自然欢喜,况且萧景琰向来很欣赏这位坦率的将军。此情此景,他的确没有拒绝的理由。

        “好,那我们便来饮上几杯,不过先说好,不得喝醉。”

        霍秉乾听后哈哈一笑,“靖王还是谨慎如常!”

        萧景琰落了座,列战英便自然而然地站在他身边。霍秉乾见状道:“列将军也请坐,不必那么拘束!”

        列战英看了看萧景琰,对方点点头,“你也坐吧。”列战英这才坐下。

        此时帐中又进来一人,步伐沉稳,中规中矩,“殿下,将军。”原是霍秉乾的副将陆城。

        霍秉乾看着陆城,笑道:“来,你也来一起!”

        列战英见了陆城,也颇为高兴,两人同为副将,以往共事时交流就很多,也能说得上话,感情自然深些。
   
        陆城对列战英笑笑,起身为四人倒满了酒。

        “来,这一杯,就当我们为靖王殿下接风洗尘。”霍秉乾说完仰头一饮而尽。

        北境苦寒,这里的酒多为御寒而饮,自然不能像金陵美酒那般醇厚,而是烈,猛。萧景琰虽不是第一次饮,一杯下肚也被刺得双眼通红,五官都皱在了一起,连连咳嗽起来。列战英饮下烈酒也是不适,但此时他的注意力全在萧景琰身上,忙伸手轻拍他的脊背帮他顺气,一时竟觉不出这烈酒的劲头了。

        霍秉乾见状笑道,“北境只有这等烈酒,殿下也许喝不惯,是末将考虑不周。”

        萧景琰此时也缓了过来,“霍将军见笑了。”

        “哈哈哪里哪里!末将向来敬重靖王殿下,区区薄酒,算得了什么!”

        萧景琰不答话,只是默默看着陆城又把酒杯斟满。

        霍秉乾为人如何萧景琰也相当清楚,他原是江湖出身,却满怀一腔报国情,后来参了军,本事了得又懂谋略,屡立战功,一步一步爬上来。身份变了本性却没变,一身江湖习气自然讨不了上司的好,他自己又极其看不惯官场上的一套,几番有意无意的“得罪”下来,便被赶到了北境。

       说是一方守将,镇边将领,但在北境这个地方,手上没多少兵,又是冰天雪地的,简直就等于是一番刑罚。

        不过这个霍秉乾也确实有一身硬骨头,说来守边,就是守边,他镇守北境这几年,边境大得安宁,偶有战事,北境军寸步不让,骁勇善战,没让大梁少了一寸一厘土地。

        因此萧景琰和霍秉乾性格上虽有诸多差异,却也几乎是一拍即合,再见惺惺相惜。

        此时席间四人又是几杯酒见底,适应了烈酒,借着酒劲儿,也少了拘束,基本上萧景琰和霍秉乾相谈甚欢,列战英和陆城谈笑风生。

       
        细看之下不难发现,这边两位副将虽然也在谈天饮酒,注意力却无时无刻不在自己主君身上,列战英喝两口就瞟一眼他的殿下,陆城总能第一时间给霍秉乾续上酒。

        “列兄弟忠心耿耿,陆某佩服。”陆城放下酒杯红着一张脸道,颇有些打趣意味。

        列战英笑道,“哪里,还是陆副将细致周到,战英自愧不如。”

       
        这边两个人正相顾而笑,那边霍秉乾声音却拔高,两位主君似是起了争执。

        “难道我说错了吗?那皇帝难道不是昏庸多疑,朝廷难道不是奸邪当道,大臣贵胄难道不是党同伐异只知争权夺利吗?满朝文武,谁还把百姓放在心上!”不知怎的说起了这些,谁敢妄议朝政质疑天子?霍秉乾虽已有醉意,但在场几人都知道,就算他清醒着,这番话他也是直言不讳。

        萧景琰伸手将酒杯搁在案几上,脸色也沉了几分,“霍将军慎言,仔细被有心人听了去,平白蒙受不公。”

        霍秉乾冷哼一声,“听去又如何!我已经到了这般境地,还怕他不成!”随即望向萧景琰,“殿下也知是不公,这些年来殿下所遇不公还少吗?未入金陵又被外派,歇也不得歇又来北境,我这外人都替殿下不公。这官场上明明不缺忠臣良将,你看看那皇帝他是如何对待的!”

       萧景琰不得不承认他所说的都是事实,但他靖王萧景琰,再怎么随和,再怎么没有皇亲架子,再怎么与军中兄弟同甘共苦,他也仍是皇室中人,他不允许别人这样说自己的父亲,哪怕这个父亲的多疑猜忌让他成了现在最大的受害者,他的父亲曾让他失去了最亲的人,几乎崩塌了整个世界。

        列战英瞅了瞅萧景琰越发沉下去的面容,向对面的陆城使了使眼色,但陆城也是左右为难不知该如何劝解。

        “不说现在如何,八年前祁王殿下如何惨死,林帅和赤焰军如何毁灭,这些难道……”

       “霍将军!”萧景琰忍无可忍,厉声打断,“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应该不用旁人来告诉你吧?”他本想再说些什么,话到了嘴边又说不出口,因为他发觉他自己心里也是这样想的,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哪里有资格斥责别人呢?

        沉默半晌,萧景琰只是叹了口气,“霍将军醉了,本王也有些乏了,告辞。”说罢利落地起身,“战英,走。”

       陆城也跟着站了起来,“我送送殿下。”

       列战英故意走得慢了些,渐渐等身后陆城赶上,“陆副将,霍将军这性子实在太烈,你也该好好劝劝。”

        陆城苦笑一声,一脸无奈,“靖王殿下也素来是个极其执拗的,怎么不见你将他劝好呢?”

        列战英一时竟找不出话来,也只得跟着苦笑,“还真是。”

        回了帐,见萧景琰脸色依然不大好,列战英开口劝慰道:“殿下,霍将军也只是心直口快,您别放在心上。”

        萧景琰皱眉揉揉额角,“我知道。他正直刚烈,作为武将,这是好事,只是太过偏激了些。”

        对霍秉乾,自然不可能向对付宁轩那般简单,江湖草莽出身,有些事情真的说不明白,谁对谁错,也同样理不清。

        “霍将军为人如何,殿下也是知道的,不必太担心。”列战英见萧景琰面上已有了倦色,别的也不再多说,“殿下,天色不早了,又饮了不少酒,快些歇息吧。”

        萧景琰也是困了,点了点头便准备休息。列战英此时却突然犯了难。

        之前在东海因为帐篷紧缺,他们二人都是同塌而眠,如今严屹送了不少物资,帐篷也充足了,是回自己那里去,还是继续留在这里,列战英一时之间有些拿不定主意。

        萧景琰似乎也想到了这个问题,他抬眼间见自己的副将满脸的为难样子,不禁失笑,“战英,你继续留在这吧,北境寒冷,两人一起多少也暖和些。”

         列战英心中一喜,“是!殿下。”

        陆城看了看外面情形,放下帐帘,“将军,靖王殿下的营帐灯已熄了。”

        霍秉乾靠在床榻上,一身酒气还未散去,眼神却无比清醒,“…嗯。”

        陆城沏了杯茶,递给霍秉乾,“这靖王殿下来得真不是时候。”

        “早晚是要对上的,也没有太大分别。”
       
        “将军如今打算怎么办?”

        霍秉乾冷笑道:“还能怎么打算?我可是忍不下去了。”

        陆城没说话,那杯茶霍秉乾只喝了一口,然后随手又递了回去,陆城接过拿在手里,感受着一杯热茶慢慢凉透,就像捧了一块冰在手心里一般。

        也不知过了多久,霍秉乾又叹出一句,“然而我是真的不愿对靖王下手…”

————————

…虽然…这章少了点,也没什么料…其实是因为我没控制好这部分写多了,本来打算的放在这章里的下个部分就只好移到下一章了~
拖了这么久结果放出来这种东西😒我认错…

但是下一章会好的!相信我~
而且我虽然慢但是总比胡不归快多了吧~😏

评论(16)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