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霙

✌😄✌

【520/1小福利】[列靖] 所谓“表明心意”

这是520和521之交的小甜饼~告诉我你们想吃吗?
…好吧其实这东西…很傻x,很仓促很单薄…毕竟不到一个小时赶出来的能是什么好东西😒

但是也是送给你们的!所有忍受我更新速度一直追文的你们!一直给我红心的你们!尤其是一路给我评论陪我唠嗑的!没错说的就是你!啊!
你们都是我的小天使~!我爱你们哟😘😘😘

————————

       皇帝陛下日理万机在百忙之中注意到,他以前的副将,现在的大将军,近来有些不对劲。

       当然他的不对劲表现得并不是多么明显,只是上朝时更加沉默,两人一起议事时会走神,闲时喝喝茶下下棋看看书,总会被发现盯着新帝出神——其实外人看上去大将军与平日真的没什么不同,但对于萧景琰来说,这些已经足够了。

       处理了几件棘手的政事,萧景琰面带倦色地蜷在养心殿的软榻上,手里捧着一卷书却怎么也看不进去。一旁的列将军看他这幅样子,无奈一笑,伸手把他拉进怀里,“陛下若是累了就睡一觉,这书也不是非现在看不可。”

       萧景琰反手把书搁在案机上,模糊不清地“嗯”一声,窝在列战英怀里闭上了眼,却没有睡。

       列战英也知道怀里的人只是在闭目养神,张了张口,又闭了回去,神色里多了几分犹豫。

       萧景琰也感受到了,他们之间从来坦诚,难得见他欲言又止,于是轻轻动了动身子,“战英?你想说什么?”

       列战英缓缓吸了口气,又吐出来,最后有些懊恼地往上翻了个白眼,低头吻上萧景琰的额头,“不,没什么。”

       萧景琰没再问。他对列战英的信任甚至超过他自己,他不说,那就不问了。

       列战英确实有些纠结的想法,但他觉得他所苦恼的事情实在有些…太小,甚至算不上什么事儿。起因不过是前几日在苏宅小聚时言豫津小侯爷当着众人的面与萧景睿…互诉衷肠——当然实际上是言小侯爷先开的口,萧景睿看上去着实惊喜,当即回应,然后众人祝福,皆大欢喜。然而列将军回来后却莫名觉得有些扎眼,然而他并没有意识到他和他的陛下才是平日里最让人扎眼的两位。列将军努力回想他与萧景琰是何时何地如何互明心意的,不料回忆失败,他很惊恐地发现两人的关系进展得太过顺利也太过自然,甚至跳过了互相表白这一环,自然而然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回想起来,他们二人从君臣变爱侣已经有些年头了,互相却几乎从没表达过心中情感,更是不曾把爱慕思恋放在嘴上挂在面上。列战英知道他们两个都不在乎这些,但想起那天萧景睿和言豫津满足又喜悦的样子,心里还是略略有些发痒。

       或许他也应该试着去向他的陛下说点什么?

       说什么?

       列将军陷入苦思。

       苦思并没有什么效果,列战英需要求助。

       他第一个想到的自然是那麒麟才子。

       他看上去气色很好,虽然之前费了好大一番功夫才从鬼门关被抢回来,现在倒是恢复得不错,脸色再也不是死灰般的灰败,也不再时常听见他剧烈的咳嗽声,虽然不可能恢复回原本林殊的体魄,但现在这样,对所有人来说都是个慰藉了。

       江左梅郎慢条斯理地喝茶。

       “列将军,在下觉得,此事帮不上忙。”

       列战英暗叹口气,“先生,或者您跟我说说,当初您和郡主是如何…互明心意的?”

       在旁边添茶的女子抬头看着两人,勾唇一笑。

       梅长苏放下茶盏,“我和霓凰啊…你也知道我们青梅竹马,而且以我们的性子,这种事自然简单得很,”他握住身边女子的手,“我告诉她,我要娶她,她回答我,她要嫁我,就这么简单。”

       穆霓凰笑着转向列战英:“列将军,我猜这对你没什么帮助,这种事还是你自己去想比较好。”

       列战英低头想了想,确实没什么帮助。

       第二个撞上来的是庭生——列战英当然不会去问他,只不过是庭生去苏宅看望老师时梅长苏有意无意提及此事,年轻人的好奇心总是强烈,何况事关他现在唯一的亲人。

       列战英本来不想告诉他,但他看到面前长高了的少年满脸写着“我已经长大了不是小孩子了你告诉我吧我当然能听明白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告诉别人尤其不会告诉父皇”,心一软,就说了。

      庭生装着少年老成地看着列战英,看得列将军浑身不自在,然后小孩咧嘴一笑,“哦我就是听听,我当然不会有什么办法。”然后十分纯良无害地一摊手。

       列战英又控制不住翻了个白眼。

       庭生拍拍他的肩,再一次故作老成,“列将军你听我说,其实我觉得…你和父皇之间啊,根本不需要啊。”

       列战英没有怎么思考这句话,转身走了。

       还能问谁?蒙挚?不不不,这种事他怎么可能理得清。蔺少阁主?不不不,他风流成性,谁知道会说出什么石破天惊的话来…

       列战英叹了口气,算了,自己兜着吧。
   
       可是没兜住。

       终于列战英的状态让萧景琰担心起来,“战英你最近到底怎么了?在想什么?”

       列战英暗自纠结了一会儿,认命地叹了口气,上前抱住萧景琰。“景琰…”

       “嗯,我听着呢。”

       “…虽然我不觉得有什么,可我不知道你会不会介意,你也知道我嘴笨,从来不会说话,这么久了从来没说出口过。我很想说出来,可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但是景琰,”他握住萧景琰的手,深深看进他的眼睛里,“我的心里从来只有你一个人,我的整个人,整颗心,都是你的。”

       萧景琰定定地望着他,凭借着对他的了解以及多年来建立的默契,他终于从这几句颇有些混乱的话里拼凑出了事情大概。

       列战英不觉心里有些发毛,然后皇帝陛下突然笑了出来,“你就在想这个?”

       列战英没反应过来,“什么?”

       “你这几天魂不守舍的,就是在想这个?战英啊,”萧景琰动了动被列战英握住的手,将手指一根一根合进他的指缝中,“这些事,这些话,不一定非要说出来啊。”

       萧景琰眨眨眼,“在我看来,你每一天都在对我说着这样的话,这么多年了,从前在战场,后来回金陵,一直到现在,你每天都在说。我听到了,我都知道。”

       列战英细细地,用视线描摹着他的脸,长叹一声,抱紧了他,“是我想岔了。”

       低头吻上去。

       然后列将军耳边莫名响起一个故作老成的声音。

        其实我觉得,你和父皇之间根本不需要啊。

        竟然被他看开说中了。

        这小鬼,前途不可限量。

——————

对没错就这么少,来打我呀~~~

评论(13)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