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霙

✌😄✌

[列靖] 不见烽烟(十九)


赶紧踩点先放上…

话说我怎么感觉我确实在有意无意地给胡缨立flag…但是请相信我真的不会出事儿的!

————————

       列战英掀开门帘,便看见萧景琰坐在榻上,手里捧着地图,眉心习惯性地拧起。

       列战英有些不赞同地皱眉,但并没有将这种情绪宣于口舌,只是进了帐,走到灯旁,剪掉了烛火边覆着的一层蜡泪,跳动的火焰于是又稳固起来,帐内顿时明亮。

      萧景琰头也不抬,“战英,我们还有几日行程?”

      列战英转身走过来,“若无意外,明日傍晚便可到达。”

      萧景琰点头,“最快何时能到?”

      列战英眉间沟壑更深,“…若是急速行军日夜不歇,可提前半天。但是殿下,您的伤势实在不宜疾行。”

      萧景琰终于抬头看向列战英,不出意外,他的副将脸色并不好看,想来这一路上他确实是挂念忧心,偏又阻不了劝不得,以他性情,怕是也好过不了多少。于是萧景琰稍带了些歉意地一笑,“我知道,我只是问问。”
看列战英面色缓和了一些,萧景琰心中也宽慰些许,视线重新放回地图上,随口问道:“胡缨可回来了?”

      “还没有,不过估摸着应该快了。”列战英想起胡缨走时扮成的流民式样,真真惟妙惟肖,只是他故意演出来的夸张动作表情却是让人有些出戏了。想到这儿,列战英脸上也隐隐有了笑意。

       萧景琰点头,又似乎想起了什么,折起了手中地图,“探听消息看似简单,一旦暴露,仅是丢了性命也就罢了,若是遭严刑拷打,那所受折磨实在可怕,胡缨还小,我却一直让他去做这些这么危险的事情,倘若真出了什么意外…”萧景琰越说越轻,最后竟说不下去,只是重重叹了口气。

       列战英没料到他会突然想起这些,一时有些不知该如何作答,直到萧景琰因久未得到回应而有些疑惑地看向他时,他才组织好语言,“属下明白殿下的心情,可是探听消息危险,冲锋陷阵那是随时都可能掉脑袋的事情,那就不危险吗?属下知道殿下向来因为胡缨年轻而刻意去护着他,但想必殿下自己比谁都明白,在战场上谁也护不了谁,只要置身其中,哪里是安全的呢?”列战英眨眨眼笑了笑,“不过殿下请放心,那小子虽然年纪小,一身的本事却是实打实的,一般人还真不容易从他那里讨得了好处。”

       萧景琰眼神中略带了些无奈和调侃地看了看他,“你说得对,是我多心。从前不觉得,不知为何近几日总是会胡思乱想。”说着抬手按了按太阳穴,面带倦色。

      列战英刚想开口劝慰几句,忽听帐外守卫通报说胡缨回来了,刚进营地,于是笑着改口,“殿下你看,这不就回来了?我去接他。”

       萧景琰眼中盈了喜色,展颜一笑。

       胡缨还是那身流民打扮,风尘仆仆,脸上一层灰,一双眼睛依然亮晶晶的,笑嘻嘻地进来,“殿下,我回来了。”尾音上扬,似乎他无论何时都有个旁人难得的好心情。

       萧景琰把他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确认没有外伤,气色也正常,终于放下心。“嗯,回来就好。”

       列战英在一边适时开口,“殿下十分担心你呢,刚刚还念叨着,你回来得也算巧。”

       胡缨愣了一下,立马摆出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却是夸张得过了头,“殿下!属下何德何能劳您挂心!我我我…我让您担心了!属下罪该万死!”语调抑扬顿挫,浮夸至极,言罢竟然躬身拜了下去。

       列战英憋着笑看着萧景琰伸长了胳膊在胡缨低下去的脑袋上狠狠敲了一下,胡缨“哎哟”一声吃痛大叫,捂着脑袋跳了起来,委委屈屈地看着萧景琰,又转头可怜巴巴地看向列战英。列战英终于笑了出来,费了一番功夫控制住没往胡缨头上再加一下。他知道方才胡缨一系列动作,拜下去却是真心的。
      
       萧景琰展开了眉眼,笑意从眼角蔓延到唇边,带着些许无奈,方才有些沉重的心绪和气氛似乎已经烟消云散。

        过了一会儿萧景琰清清嗓子,“胡缨,前面有什么情况吗?”

        说起正事,胡缨瞬间收起了嬉笑神态,正色道,“殿下,前面约有半日路程的地方有一队西戎骑兵,我发现时他们正在扎营,人数约有三千。我混进去查探了一下,他们正是西戎派来阻击我们的。”说着脸上带了些得意神色,“我还套出话来,西戎主力军明晨会进攻我们在西境的大本营,他们得知我们的援军正在路上,于是撇出三千骑兵来阻上我们一阻。若是我们当真被滞留在这里,那西境军营的情况可真就不好说了。”

      萧景琰从他说第一句话时就拧紧了眉,听他说完后,重新摊开地图,把列战英和胡缨两个人都叫到跟前来,“胡缨,你来看看西戎那三千骑兵驻扎在什么地方。”

       胡缨凑过去,准确指向一个点,“这里。”

       萧景琰定睛看去,手指点了点胡缨所指之处,又划向他们现在营地所在,“我们在这里,这条路是往西境军营的必经之路,你们看,这一带窄而长,两侧皆是峭壁,最易设伏。”

       胡缨恍然大悟,“我看他们带了许多的弓箭,还有些人似乎在准备些什么,一队一队地出去,当时我还觉得奇怪,原来是准备设伏!”

       列战英道,“但是就算我们现在有所防备,然而只要和他们遇上,就势必会耽延时间,却不知西境大军等不等得起。”

       萧景琰沉声道,“没错。”

       胡缨转转眼珠子,“殿下,这条路并不是唯一通道,我去的时候另外发现一条小路,”说着伸手在地图上划出,“这附近的峭壁有个豁口,十分隐蔽,从这里穿过,可以绕开这条路,一直到西境军营,而且单从地图上看,此路更近。”萧景琰闻言大喜,笑意乍现,胡缨又说了下去,“不过这路崎岖,而且更加窄小,恐怕难以容下我们通过。”

       此次出兵西戎,因为战事紧急且重要,梁帝给萧景琰拨了一万大军,浩浩荡荡。一万兵力足够萧景琰排兵布阵,总算不用如之前一般捉襟见肘,但队伍庞大,灵活性必然大为削减。

      萧景琰转头看向列战英,“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列战英听他这样一问,顿时想到了些什么,心中警觉,“亥时刚过。”

      萧景琰不答,直直看着列战英。

      列战英一愣,随即竟不甘示弱地稳稳看了回去,眉头死死皱着。

      胡缨看着这两个人似乎很激烈地对视,疑惑半晌欲问,又发现明明没人开口,却莫名其妙觉得像是插不进去话一般,因此愣愣闭了嘴。

      胡缨不知道,列战英却心如明镜。萧景琰一个问话一个眼神,他就已经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了。他心中已有对策,不过这对策定然于他身体大为有损,他之所以没有直接言明,是在向列战英表明他的心志,同时,也是在征询列战英的意见。

      一军主帅,竟然在征求副将的意见!列战英知道他毕竟是把自己的叮咛放在了心上,心中不禁感动,然而还是理智占了上风,一路行军颠簸,萧景琰的背伤已然有恶化趋势,他实在不忍也不能看他再这么不管不顾。于是列战英态度强硬,罕见地迎着萧景琰的目光顶了回去,明明白白告诉他,不行。

      但萧景琰的目光毫不见移,清晰,清明,清澈,清清亮亮地看过来,坚决地固执地,稳如泰山半分不动,没有因为列战英的反对而产生任何改变,这样的目光让列战英渐渐有些受不住了,他知道自己其实劝不住他,也知道他所提出的对策必然是最好的——从各个方面而言,除了他自己。所以列战英心疼。

       况且身为副将,即便是有理由,他也没有立场没有权力去反对自己的主君。

      终于,在胡缨快要忍不住喊出来的时候,列战英努力地,带着些痛苦地闭上了眼,“一切…但凭殿下吩咐…”

      列战英心中苦笑,这所谓的征询意见,分明就是屈打成招。

       他没有看见,在他闭上眼睛那一刻,萧景琰神色一松,眼中却充满了愧疚。

       列战英平复好心情,睁开眼睛,见萧景琰仍然看着他。列副将轻叹一声,倾身伸手过去,萧景琰扶着他的手,借力从榻上站起来,然后用力握了握。

       第二天晌午时分,强烈的阳光将隐隐春寒驱散了不少,窄路两侧的悬崖上,西戎伏兵已经就位,只等梁军前来自投罗网。

       他们前一天夜里就已经埋伏好,所有人都静悄悄地,几千人的伏兵,几乎听不到什么动静,梁军定然发现不了。等他们经过的时候,只要一声令下,如此地形优势,又出其不意,必能让他们全军覆没!

       伏兵将领成竹在胸,脸上掩不住的喜色。

       趴在他身边的士兵看来心情也不错,悄声问道,“将军,据说这援军里还有个大梁的皇子哪?咱们要是把他生擒了,回头大帅还不得给咱们记一大功?”

      将领眉开眼笑,嘴上却骂道:“想那么多做什么,立功也轮不到你!管好自己的事!”

      士兵像是习惯了将军的脾气,也不以为意,仍旧笑呵呵地。

      那将领心中自然也痒,等梁军来了,全部进入了他们的包围圈,他已经安排了人以滚石为号,漫天箭雨,军队必然阵脚大乱,那时他就趁乱下去,生擒了那小皇子!

       ——人在得意的时候思路往往不那么周全,比如他就不会想到,为何他能这么确定自己或者那小皇子不会被乱箭射死。

      终于,将领看见一万梁军浩浩荡荡开过来了,同时他也听见,峭壁上起了一阵小小的骚动,想必大家都很兴奋。

      他强行按捺住心中激动,等待着。梁军队首已经进入包围圈了,再往前一点,再往前一点…

      好!已经完全进来了!

      将领大喜,握紧手中长枪,已经准备好往下冲了。万事俱备,就等落石为号——

      但是,什么也没有发生。

      没有滚石,没有弓箭,没有喊杀声,什么也没有。

      那将领听到自己的心跳“哐当”一声,骤然惊起。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负责滚石传信的人呢?

      底下梁军还在安安稳稳行进着,眼看队首就要出了包围圈了,却还是没有任何动静。

      人呢?!

      身侧士兵不安又急切的声音响起:“将军?将军!”

      将领一咬牙,大吼一声:“放箭!”

      稀稀拉拉数支箭矢,全然不是料想中的漫天箭雨,且方才他一声叫喊惊动了梁军,不多的箭矢也被尽数挡开。

      将领大惊失色,一下子跳起来,气急败坏:“放箭!放箭!你们都死了吗?!快放箭!”

      然后他听见了喊杀声,但却是从他后面传来的。

      他惊恐地回过头,有小兵惊慌失措大叫,“将军,我们被包围了!有梁军在我们后面!大部分兄弟都已经被杀了!”

      那将领木然站立半晌,喊杀声逼近,他突然转身,仍旧向坡下冲去。

      也许真能擒住那小皇子,逼梁军后撤,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所以人在慌张时的判断往往也不会很正确。

       他直直往队首冲了下去,率领全军的人突然上来缠住了他。这人还十分年轻,面皮白皙,脸上还带着笑容,见他就开口,“你就是这三千兵士的将军?”

      将领二话不说即强攻,却又突然窜出来一个猛将军,威风猎猎与他缠斗起来。

      年轻领队仍在笑,“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你们一早设伏,却不知我们昨天夜里也神不知鬼不觉地埋伏好了,还干掉了你们不少人,是不是很意外?”

      他笑得更开心了,稳坐马上,气定神闲。将领一边仓皇应对猛将军,一边心中大骇冷汗直流。

      年轻将领又道,“殿下果然好计策…”

      将领听言一惊,“你不是那小皇子?”

      他动作一滞,“小皇子哪里去了?!”

————————

啊呼…终于把五月份的格子补齐了~

话说我真的越来越事儿了…本来这段没想写这么多,一写就成这样了…😒

然后又想起来,要是每次就更几百字,我也能日更!………

还有让我再啰嗦一两句…

真的灰常谢谢小黄鸡君~诶嘿嘿嘿十分感动~嗯顺便也告诉大家一声,…不要熬夜了快滚去睡觉…熬夜会死人的真的很可怕的对没错真的!

好了我去睡觉了~!我的小天使们大家晚安~~😚😚

评论(26)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