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霙

✌😄✌

[列靖] 不见烽烟(二十)

小天使们我回来了😭😭让我看到你们的双手!
话说我真的一个月没有更文哎…回来码字发现手生了不少…真是对不起大家…
这两天我会努力的!反正也快完了…
还有,停更的日子里竟然还多了不少新粉,受宠若惊😱
嗯,再说一遍,我回来了!手动艾特那几个人~

——————————

       西境守将从忐忑不安的梦中惊醒的时候,正有士兵冲进来禀报,西戎集结大军一万,正逼近军营。

       朱显心脏猛得一跳,明明显显的军报,他却感觉自己花了很长时间才想明白那是什么意思,明白的那一刻,浑身冰凉。

       他甚至不知道此时此刻,兵临城下危在旦夕之际,他身为主将,该说些什么做些什么。

       朱显有些哆嗦着,听见外面嘈杂的人声。他向来承认自己的软弱无能,守一方边境,镇一地强军,却一无统军之才,二无戍防之志。好在西境素来称得上安宁,得以混过这许多时日。然而战事怎的突然就起来了!相安无事难道有什么不好吗?这群西戎蛮子这一打,简直就是把他往死里逼啊!他没什么守卫边境的风骨觉悟,此时心里暗暗地想着,若是主动弃营投降,或许可以保得一命。

       但在此之前他还是西境守将,朱显咬着牙收拾好自己走出营帐。外面已见熹微晨光,只是天还没有大亮。有不少将士自发集结起来,各个义愤填膺,“将军,下令吧!”

      朱显的眉毛纠缠在一起,迟迟没有出声。叫他这幅样子,人群中骚动更甚,“将军!将军快下令吧!我们去和他们拼了!”

      朱显沉声长叹,他软弱,他怕死,可他毕竟还是大梁的将军,西境广袤土地岂能拱手让人?就算真的走投无路,好歹也要先顶上一顶。

      “援兵什么时候能到?”

      “回将军,今日傍晚便可抵达。”

      傍晚,那么至少先撑到傍晚。

      但很快,朱显就发现他错了。

      西戎骑兵灵活强悍,梁军空有报国热血,然而西境战事少,又无规整训练,平时闲荡着看着壮硕,一旦上了战场真刀真枪干起来,立马就像是纸糊的老虎一般,敌方一根手指头轻飘飘一碰就散了。戎兵一万,梁军兵力胜于他们数倍,却全无抵挡之能,数万大军一触即溃!

      朱显看着战场上成片成片倒下的梁军尸体,血洒了一地,浓郁的铁锈味被裹挟着沙粒的干风带起。朱显抬头看了看太阳,现在也还不过午时,他知道顶不住,但实在没想到会败得这么快。战士们仍旧不要命咬着牙一拨一拨往上冲,试图以血肉之躯堵上前军那个被蛮子豁开的缺口,朱显手打着颤,脑中开始飞速思索投降之事。

       “将军你看!”身旁副将突然惊叫起来,声音里竟然带着惊喜。

      朱显抬头,却见西戎骑兵突然放缓了攻势,前军阵势陷入混乱,竟然有人调转马头冲了回去。沙场中喊杀声似乎更强,远远的,在黄沙漫起的天际,隐约看到了猎猎旌旗,飞舞铿锵的“梁”字跃然而出。有个小兵跌跌撞撞跑来,嗓子吼破了音,“将军!是援兵!我们的援兵到了!”

       朱显感觉自己简直要喜极而泣,去他的投降!他双臂一挥,“弟兄们!我们的援兵到了!冲啊!”


      列战英一路上都在后悔,后悔答应了萧景琰的计策,不过他自己也知道,就算再来一次,他的决定恐怕也不会变,现在这只是,无可奈何又焦心忧虑之下的牢骚罢了。

      昨天夜里萧景琰和列战英、胡缨一道部署好了破敌之计,便马不停蹄连夜上路。兵分三路,一队轻骑至绝壁处埋伏,包围西戎骑兵,胡缨带领大军按原计划行,到时前呼后应一网打尽。萧景琰则亲率三千人马从胡缨发现的小路走,先行一步支援边境大军。

      原本萧景琰打算留列战英在中军总揽大局,毕竟胡缨尚小,未担任过此等重任。但这次列战英意外固执,坚决不从,一定要和萧景琰一道先走。萧景琰见状,也不再多说,只是又回头细细叮嘱胡缨一番。

      夜里行军不像白日一般,再加上小路崎岖不平,又减慢了速度,清晨时分还未至大营,不仅如此,而且周围一点动静都没有。

      萧景琰勒马,又展开地图,“若胡缨探听属实,现在恐怕两军已经交上阵了,我们现在是在这里,”他把地图往列战英那边推了推,列战英很自然地凑过去看,“继续向这个方向走,可以直冲西戎军队后翼,我们人少,不易分散,那么就从后面给他们捣捣乱好了。”

       “殿下觉得,凭西境军之力,可以撑上多久?”列战英仔细观察着萧景琰的脸色,一路疾行必定是极重负担,他现在脸色已露苍白,额上冷汗正顺着脸颊淌下来。列战英心中颇沉,但现在却不是关注这些的时候。

       萧景琰锁了眉心,“撑不了多久,我们最迟必须在午时之前赶过去。”他收起地图,对列战英道,“传令,军旗都架起来,后面马尾上都绑上干草。”他回过头带些调笑地眨眨眼,“要故技重施虚张声势一番了。”

     
       事实证明这番虚张声势效果很好。一队梁军骑兵犹如从天而降在后翼突袭,令西戎军措手不及,再加上靖王军战斗力和西境守军自然不可同日而语,不一会儿后面就被打开一个缺口,阵脚大乱。而前方本来已经快崩溃的西境守军听闻援兵赶到,士气大振,作战竟然更加勇猛,前军已经受到干扰,一时之间前后受阻应接不暇。

      萧景琰一马当先冲入敌阵,利刃出鞘,扬手挥剑干脆利落。列战英丝毫不敢怠慢,紧随其后,牢牢守住萧景琰背后。两人配合一如从前的每一次战役,互为应援互相看护,放心把背后交给对方。喊杀四起刀剑穿梭的战场上,他们竟然能够营造出独属他们两人的一方天地,铜墙铁壁不可攻破。

      但列战英敏锐地发现萧景琰动作有些迟缓——虽然别人并不能发现,也基本不会对他的作战产生影响,但对于列战英来说,萧景琰哪怕一丝一毫的改变,他都能够察觉。萧景琰对此似乎浑不在意,他持剑的手稳定而决绝,他的眼神冷冽又刚强。列战英却无法就这么看着,他稍微转换了阵势,为萧景琰分担了更多兵力。

       萧景琰皱眉看向他,刚想开口斥他两句,却见列将军一个凛厉地眼神直冲冲横了过来,竟然硬生生把靖王殿下的教训噎了回去。

      萧景琰只觉一口气憋在了胸中,不禁失笑,明明他才是主君,怎么主君反而被副将给吓住了?突然又想到,当时在北境,战英受了箭伤,也差不多是这个情形,战英想开口,被自己给吓了回去——真是风水轮流转。

      背上一阵强于一阵的疼痛把萧景琰的思绪拉了回来。他确实是在强撑,目前这种剧烈的打斗已经让他有些力不从心了。

      西戎军队越大越心惊越战越胆寒,阵势已经被扰乱,腹背受敌,靖王军训练有素勇猛强悍,北境守军气势磅礴排山倒海,抬头一看,后面黄沙漫天马蹄腾腾巨响,还不知有多少人马,实在不宜恋战。

      “撤!传令,撤!”

      前后都有梁军,西戎军队从侧翼仓皇撤退,一时之间隆隆战场重归平静,血腥味弥漫进空气里。

      萧景琰喘息着,一头一脸的汗水,手指紧紧攥着长剑,“走。”双腿轻夹马腹向前,列战英跟上。

      北境守军已经列队集结,等着迎接靖王殿下。

      没走几步,列战英突然看见萧景琰身子一晃,还没来得及伸手扶一把,就看见那人手一松,直直从马上跌了下去。

      “殿下!”

      胡缨回头看了看跟在队伍后面的一群西戎战俘,其中就有那个骑兵将领,心情大好。行军速度不减,一路上和戚猛两个人插科打诨嘻嘻哈哈,赶到了军营。

      安顿好队伍,胡缨半是得意半是邀功,迫不及待直奔靖王营帐,到了门口突然想起来靖王身上的伤,一路疾行又经一场恶战,怕是恶化了,这么一想,胡缨深吸了两口气,小心翼翼地掀开帐帘。

       果不其然,眼前情景让胡缨的好心情没了大半。

       靖王脸色白得吓人,此时许是连坐都坐不住了,正侧卧在榻上,好在他还清醒着,看到探进个脑袋的胡缨,眼睛一亮。而列副将就坐在靖王身边不远,就这么守着他,从背面看不到他的表情,不过想来肯定不会多好。

      胡缨进来,还没想好先说什么,萧景琰带些气声开口了,“可算到了,怎么样?没受伤吧?”

      “回殿下,一切都好,俘获敌军百人,还有他们的将领,也一并擒获。”

       萧景琰眼中带上笑意,“好。”

       胡缨嘿嘿笑了两声,复又小心问道:“殿下您还好吗?”

       一直没出声的列战英突然冷冷开口,“你看不出来吗?”胡缨这才转头去看列战英,却被他拉得老长又黑得几乎掉色的脸吓了一跳。

       萧景琰脸上浮出一个有些虚弱的笑容:“只是不小心,列将军小题大做了。”

       列将军脸色丝毫不见缓和。

       胡缨在这样的气氛里只觉无所适从,一两句话之后落荒而逃。

       萧景琰看着列战英冒着火气的俊脸,自知理亏,暗叹口气,轻声唤他,“战英。”

       列将军递过来一个冷冰冰的眼神。

       长本事了。靖王殿下心里暗忖。

       但是将心比心,萧景琰知道列战英的心情,自他做决定的那一刻起,战英就一直在煎熬着担惊受怕,换了他他也会气。萧景琰对上列战英的视线,一瞬不移,“对不起,是我不好。”

      他的眼睛就这样明晃晃湿漉漉地看过来,温柔深邃的光几乎要把他整个人抓住陷进去,对着这样的一双眼,就算是天大的事,估计也气不起来了。

      列战英在对视中败下阵来,他移开目光,轻叹一声。他哪有资格听他说对不起,他没有对不起任何人。

       “殿下,”列战英的声音有些喑哑,“您还记不记得在北境时您对我说的话?”

       萧景琰几乎是立刻就想起来他指的是什么。

       ——“列战英你给我听好,最重要的是,保护好你自己!”

       ——“你记住,你不仅是我的副将,更是我的兄弟!”

       ——“我只有你了…”

      那一次,受伤的是列战英,对伤势满不在乎的也是列战英,生气的却是自己。

      列战英向前倾了倾身子,又一次对上萧景琰的眼睛,“殿下,我的心情是一样的。”

      萧景琰坦然面对着他的视线,笑意加深,“知道了。”

————————

嗯…嗯,嗯,好

评论(26)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