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霙

✌😄✌

[列靖] 不见烽烟(九)

……我真不好意思上来…
因为这一章,包括下一章,可能还有下下章,都是我低智商无逻辑的产物…
逻辑君和智商君都下线了,你们不要找了…
答应我,看个乐呵就好,千万憋较真儿行吗?
啊啊啊我真想把这些都略过去直接写最后啊!!

————————

(九)

        列战英想都没想,多年以来保护靖王殿下已成了他心中最根深蒂固的观念,片刻未曾耽延,他旋身一把抱住萧景琰,牢牢挡住他,将自己空门大开的脊背留给了那支雕翎寒箭。

       飞箭太快,他来不及想到别的保全殿下的法子。

       霎时间卷入了一个绷紧的怀抱,萧景琰心里咯噔一下,所幸沙场上摔打出来了不俗的反应,他一提右肩一歪身子,两个人一起向一旁倒去,就在这一眨眼的功夫,箭矢破空而过,在列战英左臂上划开一道血口子。

       如果没有方才那一倒,这支箭,该是插在列战英后心上。

        然而此时情景容不得两人庆幸或放松,甚至萧景琰只来得及托起列战英受伤的手臂匆匆看上一眼,确认无大碍之后便顾不得了。列战英更是看都没有往自己伤处去看过,两人摔倒在地后立即起身,迅速又警惕地向冷箭射来的方向摸了过去。

        “什么人!”

        黑暗中又有两发箭矢,但这已经够不成什么威胁了。

        一个身形敏捷的人影借着夜色的掩护一路潜逃,萧景琰和列战英却已经追了上去,人影身手尚佳,但如何能架得住萧列二人围击?不多时人影已被列战英擒住跪在了地上。

        月色下一看,这人赫然是陆城。

        看清楚这张脸时,萧景琰只觉得出乎意料,又明明在意料之中。

        “陆城?——你,你这是什么意思!”列战英显然吃了一惊。

        陆城面色不惊,却微勾起了笑意,“如殿下所见。”

        萧景琰面沉如水:“你们果然有所图谋。”

        陆城跪倒在地,头却高高扬起,“殿下明察秋毫,可惜我身手不利,这一失手,怕是很难补救回来了。”

        萧景琰目光闪烁一瞬,突然犀利森冷起来,“原来你们,竟然想造反!”

        列战英押着陆城的手一颤,陆城却哈哈大笑起来,“造反?那就算是我们造反吧!皇帝老儿昏庸无道,反了他又如何?若真能干出一番名堂来再好不过,若是成不了什么气候,能把皇帝的龙椅震上他一震,咱们也不算赔了!”

        萧景琰目中怒火已烧了起来,双拳死死握住,手背上青筋暴现,一字一顿咬牙切齿,“枉我看你们是义士,当你们作兄弟——你们,怎么敢!”

        随即像是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说!霍秉乾哪里去了!”

        陆城仍不改笑意,“殿下可曾听说过狡兔三窟吗?将军既已决定起事,又怎么会还待在这里?”

        列战英霍地看向萧景琰,刚好萧景琰也望向他,两人视线相触,都在对方严重触觉到了同样的疑虑。

        太静了。闹腾了这许多时,竟没有一个人过来查看,刺杀靖王殿下这般大事,竟然只有陆城一个人执行。

        北境军和靖王军向来分开扎营,靖王军营地离此处稍有些距离,况且今日靖王军中无人当值,发现不了这里的异常有情可原,但北境军呢?

        难道北境军已经跟着霍秉乾走了?

        萧景琰深吸几口气,稍稍冷静下来,向列战英使了个眼色,上前稳稳制住陆城,列战英松开双手,只是满含担忧地看了看萧景琰,随即匆匆离去。

        陆城注视着列战英的背影,从鼻子里溢出一声不屑的冷哼。

        萧景琰怒目而视,“你是霍秉乾的心腹,你定然知道他在哪里,现在回头还来得及。”

        “靖王殿下,一旦走上这条路,哪还有回头的打算?”

        “陆城!霍秉乾江湖习气不改,不知轻重,你向来是稳重的,怎么也跟着不知好歹起来!”

        “殿下忘了,我也是个江湖人,这一次,我可不觉得霍将军不知轻重。”

        萧景琰眉头锁死,“所以你今晚便奉命来杀我和战英?看来我们来得真不是时候。”

        陆城敛了笑意,“靖王殿下,将军是万万不愿与你为敌的…”

        “现在说这些做什么?”萧景琰沉声打断,“我倒是想问,你若是杀了我们,又如何去对付靖王军?”

        “擒贼先擒王,没了你靖王殿下,靖王军不过一盘散沙,不足为惧,况且据我所知,殿下你的人里早就有不少对我们这位皇帝陛下满腹怨恨了,您觉得他们会如何?”

        萧景琰怒极反笑,“擒贼?我竟不知自己何时成了贼了,还是从一个真贼嘴里说出来!我的人我清楚,你现在该庆幸你没得手,否则你,还有霍秉乾,你们都会死的很惨。”

        他不等陆城开口,“陆副将,我不相信你们有这么大的自信,有把握真能杀的了我——倘若你没能杀了我——比如现在,那么你们又是如何打算?”

        陆城干脆闭了眼,“殿下,我们从一开始就没准备有好果子吃,若失败了,那只能是战场上见,拼个鱼死网破了。”

        萧景琰擒住陆城的手越发用上了力气,双眼几乎血红,“你就不怕我现在就杀了你?”说着一只手猛然扼上陆城脖颈。

        陆城咽喉受制,发音吃力,却仍然面不改色,“杀了我又如何?横竖是一死,霍将军不会罢手,死便死了,有什么关系!”

        他抬眼看向萧景琰,“殿下,你还是再好好想想吧。”

        萧景琰手上一用劲,把陆城从地上提了起来,卸掉他的兵器,狠狠押住,只厉声一句“走!”,便阴沉着脸不发一言,向营帐方向走去。

        然而没走几步,人声马蹄声忽忽响起,在寂静夜中格外明显,向这里逼近。

        萧景琰似乎什么都没听见,仍旧制着陆城往回走,声音越来越近,一群人黑压压围了上来,直到背后一声清晰马嘶,有人从马上跳了下来。

        萧景琰停住脚步,身后人开口:“靖王殿下。”

        萧景琰回过身,见霍秉乾正笔直站在他面前,一身戎装,披坚执锐,夜色隐匿中看不清他的神色。萧景琰环视一周,所见将士皆是北境军,想来方才营地中北境军之处原来空空如也。

        萧景琰面如寒冰,“你还知道叫我一声殿下?只怕我担当不起。”

        “事已至此,我也没什么好说的,”霍秉乾亦是冷声相对,“只是殿下,我这辈子没几个服气的人,你算一个,你也是个明事理的,我霍秉乾一不为名二不为利,三不为自己当皇帝,只不过想给老百姓讨个公道!难道殿下不是一直有此心愿吗?”

        萧景琰冷哼一声,“到了现在你还想唆使我不成?什么为了百姓,战事一起,受苦的是谁?”

        “就算我这军队如虎,怎奈苛政猛于虎?”

        霍秉乾看了一眼仍被萧景琰制住的陆城,道:“殿下方才问,若是今夜杀不了你又当如何,我现在可以告诉你——杀不了,我便带兵擒了你!”

        萧景琰反倒笑了,也不言语,此时众人又听得一阵异动,霍秉乾和陆城脸色一变,却见营地方向一支队伍正迅速奔来,个个志气高昂,那为首的,正是列战英。

        靖王军很快便在萧景琰身后集结,列战英上前到萧景琰身旁,“殿下!靖王军全体待命!”

        萧景琰点点头,将陆城交给列战英,陆城脸上掩不住的震惊,“怎会如此?今日靖王军羹汤中明明下了足量的药,不到明日卯时万不可能醒来的!”

        列战英眼中一寒,“以往两军羹汤都是一起分发,今日偏偏分了开,还说什么方便我们领取,我便多留了个心眼,没让弟兄们喝这汤,没想到你果真做了手脚!”

        萧景琰看了眼列战英,抬手抽出身侧佩剑,剑尖冲下,在面前地上缓慢却坚定地划出一道线痕,将他与霍秉乾整个隔开,“事已至此,你我恩断义绝。”

        霍秉乾凝视着缓缓延长的线,忽然放声大笑,“好!好!既已决裂,我还有什么顾忌!我今日便确确实实反了他!你靖王军不过几百人,如何拦我?”

        待霍秉乾笑声渐息,萧景琰扬声道:“北境各位将士!你们也听到了,你们的霍将军已决心造反!各位都是忠贞之士,你们效忠的是国家!难道你们真的甘心跟着这反臣走上这条株连九族的不归路吗?”

        北境军中一片窃窃私语。

        一直无话的陆城却突然大喊:“大梁式微,皇帝昏庸,我们在这鬼地方受尽冷落,还要我们效忠…唔!”话未完便被列战英一脚踢在腹上弯下腰去。
   
        霍秉乾霎时变了脸色,扬手高呼:“还愣着干什么!咱们翻身的时候到了!全歼靖王军,生擒萧景琰!”

        萧景琰目光森寒,高举手中宝剑,“靖王军!”

        面对迎面而来的北境军,这一干将士握紧手中兵器,蓄势待发。

        列战英稳稳站在萧景琰身后。

——————

……真丢人…
我再也不…随便挖坑了…
感觉真是对不起你们…

评论(26)

热度(50)